尴尬人生

2019-04-25 11:05  来源:凉山日报全媒体  责任编辑:胡德培

尴尬人生  

□ 刘恩龙(雷波)

 

在永善碰到个人,特别喜欢下象棋。不论输赢都不说一句话也不管旁边的人怎样说他,他都不说一句话。別人都叫他哑巴。我以为他真的是哑巴。后来,沒人和他下象棋时,他对我说:“来,我们下几盘。”听到这句话时,我很吃惊。他不是哑巴么?干嘛开口说话了?难道铁树开花了?

 

其实我也是这样的人。我在外边话特别少,有时整天不说一句话,只是没人叫我哑巴。别人问我话的时候,我通常用肢体语言或面部表情来回答。有人见我成天不说话老板着个脸对我说道:“你一天都不说一句话,受不受得了哦?”我对他笑笑,还是没说话。对别人来说一天不说话就会觉得难受。对我来说一天不说话是常事。并不是我不想说话,主要是找不到话说。为了避免尴尬,只好不说话。给别人打电话或接电话的时候,就不能不说话了。但一样的话少。记得有次接一个女生电话我总共只说了三句话。“喂,你好!啥子事?好的!挂了。”当时在场的有十几个人。见我这样接电话,有人对我说:“你是不是有啥秘密,怕我们听见不愿多说?”我能有什么秘密,还不是找不到话说。还有人说:“打电话也不多说话,是不是在节约话费”每个月66元的包月话费用都用不完,根本用不着节约,确实是找不到多的话说。把该说的说了,头脑就会一片空白,不知说啥了,只好挂电话。有时我也很奇怪。为啥有的人一打电话就在电话里说上一两个小时。哪里有那么多话来说?我咋就找不到那么多话说呢?很想知道她们在电话里聊的什么?她们却不给我偷听的机会。

 

打电话是这样。开座谈会发言也是这样。领导三番五次让我发言,我却是徐庶进曹营——一言不发。等別人都发言完毕实在躲不过,领导再次强烈要我发言,我只得打肿脸充胖子:“好吧,我简单说几句……”他们都在洗耳恭听。我却再也找不出一句话来。“你简单说也得说呀。”我很想说,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“就发个言都不好意思,你还怎么和女的谈恋爱耍朋友呢?大胆说,别害羞。”“我实在找不到话说。”我感觉脸已憋得通红,只差汗水一大把了。其实正如他们所言,在同女的谈恋爱耍朋友时,我也确实害羞,找不到聊的。真的是关键时刻掉链子,让人着急。我更多时候想的是那些女的主动追我而不是我去追那些女的,可惜老碰不到这样的异性。通常与那些女的初次见面,不管是网上还是现实生活中,都是程咬金三板斧:你叫什么?住在哪?家里都有什么人?和查户口差不多。这三板斧下去,便找不到话说了,剩下的就是你看我,我看你。別人对我说,说话又不犯法,想说啥就说啥,怕啥呢?想想也对,就是关键时刻话不知到哪旅游去了,剩下的是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

找不到话和别人说,也就怕和别人来往。走在路上,碰到熟人,通常都是他们主动和我打招呼。我主动和别人打招呼的时候极少。有时,就算家里来了客人,我也会躲着不见他。

 

我躲着别人,别人却主动找我。见我这么大了还没对象,就到处张罗为我介绍对象。和女的见了面,我还是找不到话说,为避免冷场,介绍人只能和那女的不停地说,我只能坐在一边听他们聊。搞得倒像他们在耍朋友。好不容易女的动心了,问我有多少财产,我说有一屋子书,气得那女的对我说道:“你这么喜欢书,你和书过一辈子吧。”

 

除了给我介绍对象,就是找我给他们写东西了。亲戚家结婚,要找我写对联。同学亲戚工伤要写工伤鉴定申请书也让我写,朋友和别人打官司写诉讼状也找我写。通常我都是坐在桌子面前发半天呆,一个字也写不出来。因为没写过这些东西,不知道咋写。搞得他们都很失望。有的当面责备我,你不是会写吗?咋啥也写不出来。我确实会写,不过我写的文学作品。写文学作品的也不是啥都能写的。

 

在洋丰公司打工,车间主任知道我在写东西,便啥都让我参加。厂里有大发极速赛车开奖,车间主任想到我:“小刘,你来写。”公司搞征文大赛,车间主任想到我:“小刘,你去参加”;车间写工作计划和工作总结车间主任想到我:“小刘,你来写”;公司演讲比赛,车间主任想到我:“小刘,你去参加”;公司举办唱歌比赛,车间主任想到我:“小刘,你去参加”;公司和其他企业搞单身联谊舞会,车间主任还是想到我:“小刘,你去参加”;因为车间只有我一个是单身。

 

在他们眼里,写文学作品的,都是全才,啥也会写,啥也能干的。

 

搞了这么多年写作,亲戚问我投稿一个月挣多少钱,我只能顾左右而言他,真的不好意思说出口。有人就对我说,你写作才挣那点钱,干嘛还写呢?我说我不是为钱写的。这让他们很难理解。不理解就不理解吧,谁让我自己喜欢呢?人活着,总得有点追求,有点理想吧。生活中找不到话和别人说,就只能用文字来倾诉心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