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人做嫁衣

2018-12-04 16:53  来源:凉山日报全媒体  责任编辑:李洁

□阿力子色  

 

老师,担负助人成长的天职,铸就无穷的精神力量。编辑老师,一生一世默默地“为人做嫁衣。”

 

说是在最初,老师指年老资深的学者;后来,将教学生的人称为老师;再往后讲呢,对老师的称呼,泛指在某方面值得学习的人。不管怎么说,一个姓,与“老师”这两个字构成的尊称,倍受社会的敬重,令人羡慕。于是,不自觉地忆起唐代文学家韩愈的《师说》:“师者,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……”

 

教过自己的老师数不清。记忆库里,某些已长眠九泉之下,做着不通信息的梦;某些已进入高龄,正享受晚年生活。为过世老师含泪的眼,愈加模糊;为健在老师,道一声祝福!

 

这下,脑海里出现了三尺讲台以外的若干个老师,使人的思绪在无限的空间和时间,延伸永远达不及终极的目光距离。感觉、知觉和理性思维,在老师教导的旅途中升腾。

 

记不清是哪年了,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:“你写的那篇散文发表在副刊上,以后多写自然流露的真情实感,传到电子邮箱上来。”

 

咦,网盲的我,还看不懂英语字母和数字连接的邮件号,何谈输入。那么,之前是谁帮我传过哪篇稿子,发表在《凉山日报》“彝海”文学副刊上的?

 

带着一种喜悦和好奇,回味记录般的那堆文稿。果然明白,有位年轻同事早就替我所为,投稿时,他把我的手机号码写在稿件末端。编辑老师才发短信告知。

 

我立马回信:“尊敬的老师,平常写点什么,只不过是业余爱好,谈不上文学创作;其实,那是酒局背面的孤寂中产生的墨迹,觉得稿子质量还有差距,希望老师多指导。”

 

想得更多的是,发自内心的原话,到底能打动多少人。因为写作经验缺乏,个人写的文稿,在报刊上与众多人共享,会不会经得起推敲?一连串的字符,都在剖析自我。

 

过一段时间后,这位老师回信说:“写作,关键在于‘悟’,要学会开悟自我头脑。”恰巧,此时就悟出了人生最开心的事莫过于和笔耕不辍的劳动者聊天。

 

从那以后,利用手机平台向老师请教。写作热情,被他鼓动起来,网线上喊老师,深感亲近;写作乐趣,被他培养出来,经受他的开导,撰稿经验逐步提高。

 

许多时候,丝毫不哆嗦的一句话,甚至一个字,点醒一个人的思考方式,以至于,描绘一个人的生活坐标。老师提醒的话语,哪怕再尖锐,也渐渐转化为自己的行动。

 

参加过无数的培训会,台上讲的口语、知识点和不少道理,形成不同老师的代号。有些印象较深,有些淡忘了。无论如何,传授文化、技艺、方法……都离不开老师的教诲。

 

难道能讲解某个问题的人都可称之为老师?未必。这不是偶尔说一个正确的东西或者做一件正确的事就一味称呼老师,而是向来讲正确的话,做正确的事,表现教育意义的其他方面,至少,显现出人们钦佩的闪光点,起着示范引领作用,变成值得学习的榜样。这样,喊老师的声音,自然响起。

 

称之为老师的人,差不多体现三种形象:有学问的人,自有一种魅力,所做的贡献,在人间产生积极的影响;能工巧匠者,虽说付出的辛劳点点滴滴,却把人的灵魂引入更深层次的境界;思维独特的人,用心灵去解读社会现象,探索新思路,创造出别致的动感画面,无形中启开人们的思想。

 

想象中,谁提炼了民族文明的精华,谁就有能力传授,谁就是老师。一直以来,带着彝腔说汉话、写汉语,需要双向老师的指导。沉思于彝族古老文字的原理,可圈可点的内在含义,即使时隔久远,也有传承价值。

 

时至今天,手机媒体上培育我的这位老师,正在帮我梳理撰稿思路。知道做脑力活儿格外累,但相信他不会有抱怨情绪。不是夸他,凭他的能力和为人,我和许多朋友称他老师,一点也不过分。因为与拍马屁无关的诗行告诉说,网线拉近世间的距离之后,缩短了许多文笔相通相连的师生关系。

 

时间,叠起厚实的梦想。我,在时间深处欢唱歌谣,欣赏编辑老师折算在标点符号里面的音响效果。